在下夷陵老祖座下一走尸

[原创]清冷腹黑别扭攻×二货骚话连篇(内心脆弱)受



“美人儿你说是那个面瘫着一张脸的掌门好还是我好~”顾子怜勾起怀里美人下巴微微笑着,一双桃花眼轻眯显得更是风流。

“奴家当然是喜欢顾长老的,长老您对奴家甚是疼爱,奴家自是喜欢长老喜欢得紧~”美人娇羞低头,帕子掩嘴轻笑着,眼神悄悄飘过顾子怜显得风情万种。这是长青楼里的头牌九娘子,身姿曼妙而又没有其他楼里花魁那般架子,给足了钱便能一睹芳容。

“九娘子生得风华绝代,堪比飞仙,鄙人甚是喜欢,要不咱们月下独酌一番,你看这四周……”手不老实得抚摸了九娘子芊芊玉指,九娘子故作吃惊娇嗔一声,便挥退了下人。

“我说你这小子最近怎么天天往我这跑,怎么又和你那掌门吵架了?”九娘子拎起一壶女儿红便往窗边走去,直接坐在窗口倒了一口,全无了当初那般娇羞可人。原来这九娘子当初是一酒家姑娘,自小便是在酒肆里头长大,他父亲为了她在院里头埋了几坛女儿红,等她出嫁时候再喝,可最终还是被以前江湖仇家找到,杀了干净,只有藏在密室里的她活了下了。几经波折来了长安做了青楼小斯,然后一步一步到如今。二人相识也是巧,那日九娘子坐在悬崖边上喝着从老宅偷回来的女儿红一遍哭着看月,念念叨叨着诉说,全被循着酒味儿来的顾子怜听过,二人也便熟识了。

“唉九娘子,我说你这一天都装着那副样儿不难受?我家那掌门唉,天天说我风流淫荡!不务正业!好嘛又被赶出来了。”顾子怜肚子斟酒

一杯,满是无奈。

“你不也一样”九娘子嫌弃得看了一眼又独自喝了。“话说那掌门这么多年一点都没察觉?我看你要不刺激刺激他,不然你俩八百年都不会有结果。”

“得,我看再刺激一下我就得玩,再者说有九娘陪着我看我也足矣了。”

“一边去。”

二人也不再说,各自想着心事。

(萌新一枚,还请指导,开场有点拖不好意思π_π)